NEWS新闻

最近正在折腾...
Recently is to do ...

莲花美,藕断丝连,荷叶鱼水,似飘荡

UPTATED:2017/05/08 | 分类:行业动态
 站在荼蘼花间,知是春事已了,繁华过尽,无以勾留,徒愁肠寸断,断不开今生眷念,唯空嗟叹;站在荼蘼花间,望向彼岸,彼岸恰是如火如荼,血样的鲜红铺陈一季的诱惑,许是要用一生的气力去凝望,只是不知道那火样燃烧的灼热里妖娆着怎样的悲壮与无奈,终究不过是生死茫茫两不见,情不为因果,今生已注定。
 
  彼岸花在那头,而我站在荼靡花间,遥望“火照之路”,点点情愁摇曳在今生的永不会相见的此时与彼时——
 
  此时欢,彼时伤;
 
  此时爱,彼时恨;
 
  此时念,彼时忘;
 
  此时恋,彼时抛;
 
  此时聚,彼时散;
 
  此时相守,彼时相弃;
 
  此时牵挂,彼时淡忘;
 
  此时相依,彼时相离;
 
  此时欢愉,彼时黯然;
 
  此时渴慕,彼时冷落;
 
  此时煎熬急,彼时贪欢饷;
 
  此时茫然措,彼时清明至;
 
  此时万无奈,彼时百端然;
 
  此时千杯醉,彼时一朝醒;
 
  此时海枯石烂,彼时灯红酒绿;
 
  此时刻骨铭心,彼时冷若冰霜;
 
  此时相思无季,彼时相忘淡尽;
 
  此时不离不弃,彼时遗落风中;
 
  此时才上眉头,彼时却上心头;
 
  此时朝朝暮暮,彼时年年岁岁;
 
  此时满地落花初过雨,彼时一声啼鸟亦春归;
 
  此时眼底落红千万点,彼时腮边新泪两三行;
 
  此时花影重重叠绮窗,彼时独抱寒衾伴月眠;
 
  此时尘飞不到人长静,彼时无情莺舌惊春梦;
 
  此时疏桐寂寂叶翻飞,彼时繁华种种痕无迹;
 
  ……
 
  于茫茫尘烟中,谁是谁的懂得?从来没有人能抓住那虚无时光里的滴漏,从来只是,只能是一个人走,即便同一屋檐下,同枕共眠里,幻梦无常诡异莫测,谁能猜出那日日相看无语颜,多少落寞多少欢,多少情牵多少憾,多少伤痕多少疼,多少无奈独自酌……人生不过是虚妄一场幻,遗世独立自知冷暖,就是那一朵彼岸花,花叶永不会相见,生生相错,缘定今生。
 
  站在荼蘼花间,望着那彼岸花,只为在去往地狱的路上,看到华丽的盛开,如火的燃烧,然后在内心上便有了一点点活着的安慰与寄托。
 
  彼岸花,千年一开,千年一落,千年的错过,幻化成心头的一颗朱砂痣……
 
  守望一生,无从相遇,谁料?